您是訪問本站的第1880258

人。山東黃金感謝您的關注與支持。

詳細信息

字號:   

“山金柱石”侯學武

瀏覽次數: 日期:2018年3月29日

一位“老山金人”的“不老”傳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侯學武紀事

  “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成龍同誌(玲瓏金礦總經理王成龍)在黨校學習,在家主持工作的學武同誌(常務副總經理侯學武)非常認真、非常敬業,他們的工作配合地非常好。”

  “記憶中還有這麽一件事,當年擬提任學武同誌為常務副總前,時任集團主要領導想順路見見學武同誌,但具體時間不好確定。我當時就說,要見他得提前約好,要不他就下井去了。在場的人都為之動容。”——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陳玉民

  出生於1958年的侯學武,給人最直觀的感觸就是一個字:老。他18歲就業到玲瓏金礦,在一個礦山一幹就是41年,明年即將退休,可謂“老玲瓏”;他曆任井下毛工、代班長、車間副主任、車間主任、分礦副礦長、分礦礦長、總礦副職、正職級常務副職,幾乎幹遍了生產口所有類別的崗位,可謂“老資曆”;他2006年擔任礦山副職,先後經曆了四次領導班子調整,陪了四任“班長”,可謂“老班底”;他11年來一直分管礦山生產,是集團目前礦山企業中持續分管生產工作年紀最大、時間最長的,可謂“老生產”。當然,他還是同事心中的“老夥計”、“老大哥”、妻子心中的“老伴兒”、女兒心中的“老父親”……

  然而,認識久了,接觸多了,了解深了,人們又會不由自主地發出一種強烈的感慨:他賦予了“老”太多 “新”內涵。他,就是一個“不老”的傳奇!

陳玉民同誌(右一)在玲瓏金礦檢查指導工作時,礦領導及有關人員陪同,左前一為侯學武同誌
 
他把“老”演繹為“赤誠”和“熱愛”

  侯學武有多麽熱愛玲瓏金礦、癡心於礦山生產?這個問題一點也不難回答。

  采訪時,隻要說到玲瓏,談起工作,侯學武的眼中就飽含深情。四十一年如一日,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、每天中最有效的時間,都奉獻給了礦山。可以說:時間,說明了一切。而艾青的這句詩——“為什麽我的眼中飽含淚水,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”,應是他此時心境的最好詮釋。

  “你若問侯學武對玲瓏的愛有多深?腳步代表他的心”。玲瓏金礦素以“點多、麵廣、戰線長”而著稱,現有100多個生產中段、400多個地點,巷道總裏程在500公裏以上;因為礦脈賦存特點和曆史原因,大巷及“出礦穿”都很窄,乘吉普車下井可望而不可及,所以,不管是領導幹部,還是普通員工,要到生產地點,不論遠近全靠步行。而正如開篇所述,下井是侯學武工作的常態。作為“管生產的”,侯學武“想當然”地認為:不及時了解井下情況,怎麽可能指揮生產?!他的第一崗位在生產一線。據統計,至少5次現場辦公會和生產調度會,再加上日常檢查督導,侯學武每月下井都在25次以上,他的腳步遍及礦山的每一個巷道、每一個作業點。按照每天10公裏的路程計算,自分管生產11年來,侯學武已累計走了4萬多公裏,相當於繞地球赤道走了整整一圈!

  這份“熱愛”由來已久。剛參加工作時,侯學武的崗位是毛工——井下最艱苦的工種,每月40元的工資發到手後,他是這樣支配的:20元交到家裏,15元作為生活費,5元用於買書——采礦專業的書。把別人喝酒、打牌的錢用在買書上,把別人喝酒、打牌的時間用在學習上,沒有對工作的那份“熱愛”是做不到、堅持不下來的。

  這份“赤誠”從未變色。眾所周知,采礦業是高危行業,管生產、管安全的更是如履薄冰的崗位。每到汛期,侯學武就睡不踏實。2012年汛期,麵對60年一遇的洪水災害,侯學武和一線礦工們一起在齊腰的積水中搶修通道,嘶啞的號子聲堅毅執著,滾燙的汗水如雨般揮灑。在驚心動魄的28個日夜,侯學武地表井下,東奔西走,現場調度,沒睡過一個囫圇覺,眼裏布滿了血絲。一腔熱血、一份赤誠,換來的是災害損失降到了最低限度。

  老而彌堅,老而彌深。侯學武對工作的熱愛、對事業的赤誠,正如他下井的腳步,從未停歇。

 他把“老”演繹為“卓越”和“創新”

  侯學武承認:他工作上就沒服過輸,他的字典裏就沒有“慫”字。

  “理想因其遠大而為理想,信念因其執著而為信念”。侯學武謙虛地認為自己沒什麽大理想、大抱負,但“幹就要爭第一”,這一樸素的價值觀,不正是“追求卓越”的最佳注解?!侯學武謙虛地認為自己在信念方麵也沒什麽可稱道的,但“做就要做最好”,這一堅定的思想意識,不正是“創新進取”的最好詮釋?!

  年輕時,每月工資是35元,幹得好的還有5元錢的獎金,侯學武自工作起就沒有拿過35元,每月都是40元。在半年的學徒期內,他跟師傅學,向書本學,練就了一手嫻熟的鏟裝機操作本領,工作起來比老師傅都利索,成了生產上的“金手掌”。當代班長時,他所在的班組每個月都是第一。擔任車間主任期間,侯學武組織了玲瓏金礦曆史上第一次高強度采礦會戰。他在戰前動員時說:“3840礦房是塊大肥肉,更是塊硬骨頭,礦部把這個任務交給咱,是英雄還是狗熊,就看能不能啃下這塊硬骨頭。”一席話現在聽起來仍會血脈賁張。那段非常的日子裏,他天天靠在現場,指揮三班循環作業,不到兩個月就全線告捷。這一曾在全礦推廣的成功經驗,至今仍是玲瓏金礦克服困難的不二法寶。

  自2006年分管生產工作以來,侯學武見證了玲瓏金礦黃金年產量從5.3萬兩到13.3萬兩的增長曆程。“一年一大步、十年大跨越”。這對一個開采曆史悠久、資源多年危機的老礦來說,何其艱、何其難,無以言表;但在侯學武口中,一句“年年難過年年過,年年過得還不錯”,似乎又成了再自然不過的事。當然,透過這份平淡和自然,不難讀懂那顆緊係礦山長遠發展的心,更不難體會那份因執著而自信滿滿的情。用心做事,帶著感情幹活,這是一種難得的境界。陳玉民董事長至今還記著關於侯學武的這樣一件事:2015年,他到玲瓏金礦東山-270中段現場檢查東西山、大開頭3000多米的貫通工程時,發現巷道邊放著一台用塑料布包裹著的鑿岩台車,以為是閑置浪費的,提出要調用到其他礦山。誰知這全礦唯一的“稀罕物兒”,早從2012年就為玲瓏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,並培養出一批操作能手,侯學武視為寶貝,因怕受潮才包裹嚴實的。資曆老不守舊,年齡大願創新,陳玉民董事長說起來也是感慨不已。

  “要強”成為了習慣,跟年齡又有什麽關係呢?侯學武工作起來沒想過年齡。他自己沒想過,“別人”似乎也沒想過。今年初,玲瓏金礦總經理王成龍根據組織安排外出學習半年,侯學武代為主持工作,一切順理成章,沒有人提出過疑慮。以至采訪時,麵對“讓一位年近退休的老同誌主持工作能放心嗎”這樣的提問,從王成龍、侯學武到接觸的每一個人,反而困惑了——這有什麽可擔心的呢?!事實勝於雄辯:今年上半年,在齊魯礦業事業部組織的月度勞動競賽中,玲瓏金礦獲得了3個第一,3個第二。

他把“老”演繹為“責任”和“包容”

  采訪過程中,侯學武始終在說:幹好工作是他應盡的責任,每一個玲瓏員工,特別是老員工都這樣,也都認可別人這個樣。

  玲瓏金礦建礦於1962年,最初隸屬國家冶金部,員工來自全國20餘個省區,以礦為家、恪盡職守,相互包容、和諧與共,這是礦山的優良傳統。“身為玲瓏員工,怎麽可能不繼承這個傳統呢?”包括侯學武在內,接受采訪的人都說得真誠而又自然。

  侯學武自己幹過車間主任,他認可礦山車間主任崗位非常重要,工作非常不容易,但同時他對車間主任要求又非常嚴苛。靈山分礦采礦車間主任劉鵬金對侯學武的一次“發火”記憶猶新。侯學武在例行檢查現場標準化情況時,該車間有地方做得不到位。侯學武對著這位年輕的車間主任發火了:“小患不除易釀大禍,我們要對工友們的生命負責,要為企業的安全負責。如果因為工作不到位出了事故,你難道不愧疚一生嗎?”他當即給予了重罰,並言明罰款由車間主任、副主任承擔,不能攤到員工頭上。不久,該車間的現場標準化程度得到大幅度提升,成為玲瓏金礦現場標準化建設的示範點。

  這是責任使然,跟感情無關。當然,強調責任並非忽視感情,在侯學武心裏,這是兩碼事,又是一碼事。原九曲分礦運修車間主任王桂東同樣深有感觸:有一次,車間更換卷揚機鋼絲繩,王桂東連續48小時靠在井下,嗓子都喊啞了。侯學武檢查工作的時候,正好碰見王桂東,當時沒說什麽,升井後立即買了藥托人捎下去。王桂東拿著藥片,感動地說不出話來。一個管生產的常務副總經理,關心下屬能這麽細致入微,還有什麽理由幹不好工作?

  在自己的責任麵前,侯學武從不推諉。陳玉民董事長說有一件小事他至今記憶猶新:上世紀90年代,他還在玲瓏金礦工作時,與時任車間主任的侯學武一起下井檢查工作。發現操作機械上有兩個扳手,一旦疏忽,就會扳錯,嚴重時可能會產生安全事故。侯學武立說立行,將兩個扳手刷成兩種顏色,對應的功能鍵也刷成同樣顏色,這樣就不會再出現扳錯扳手的現象。事很小,但反映出的責任心很大。

  侯學武認為工作中這樣的事很正常,不存在誰該不該說的問題,不管是上下級關係還是同級關係。2016年,玲瓏金礦將生產接續列為“天字號”大事,確定“當期生產抓重點突破、中期生產抓技改技措、長遠發展抓深部開拓”的戰略部署。麵對生產與基建交織進行的現狀,在安排月份生產計劃時,侯學武主動和主管基建的副總商量,將基建與生產同安排、同部署、同考核。在3月份確定了5項“單位一把手”工程,對各礦區井下運輸、提升係統進行優化改造,打造 “井下運輸高速路”。一個月時間裏,侯學武跑遍了所有改造地點,一米一米的查找問題,解決問題……一個月後,西山坑口運輸效率提高了2倍以上,九曲、大開頭運輸效率提高了30%以上。

  “都是為了工作”,一個個“侯學武”都這麽說。工作幹不上去,表麵上的客氣也是假客氣,年輕的沒臉,老的更丟人。一個視“責任”為天的團隊,必然是一個忽視“芥蒂”、重視“大局”的團隊,也是一個戰無不勝的團隊。這就不難理解侯學武為什麽總在說:玲瓏員工都這樣,比我強的大有人在。

他把“老”演繹為“依重”和“感恩”

  侯學武說:領導把工作交給咱,是對咱的信任,咱隻有感謝領導,也沒想過別的。同時,他還說:對家庭,咱也不虧欠啥,該愛的愛,該疼的疼。

  現任集團副總經理裴佃飛、齊魯礦業事業部副總裁莊文廣、中華礦業事業部執行總裁劉潤田,都曾是玲瓏金礦的“一把手”,他們也都同王成龍一樣,信任和依重管生產的“老侯”。事交他辦咱放心,都是老夥計了。這些質樸的語言,也許外人聽了一時難以理解,覺得有些簡單,但對這些一起在礦山摸爬滾打幾十年的同事們來說,有時甚至連話也無需多說。“開會時在會場遠遠看見,不用跑過去握手,握起拳頭舉一舉,輕‘嗨’一聲,相視一笑,全有了” 。莊文廣這樣說道。

  王成龍經常動情地在不同場合表達感慨:那些兩鬢斑白的老同誌、老領導,跟年輕人一樣還奮戰在工作一線,不想名,不想利,隻想工作,他們就是玲瓏金礦的“寶”!侯學武是一個代表,玲瓏金礦的發展過去依靠他們,現在依重他們,未來更要尊重他們。

  可能有人在即將退休的時候,會有“歇一歇”的想法,但侯學武不這樣想,也沒這樣做。他說:“不能拿工作開玩笑,咱山東黃金是一個有著很高知名度、美譽度的大型國企,玲瓏金礦也是個大礦,我認認真真在這裏幹了四十多年了,更應該站好最後一班崗。”

  依重侯學武的不隻是領導和同事,還有他的家人。古人雲“忠孝難以兩全”,但這在老侯家似乎並不應驗。侯學武妻子及兩個女兒的話,與他口徑一致:不虧欠這個家。

  雖然,他在家裏的時間很少,但在玲瓏誰家男人不這樣?比起對外開發的這不好多了!再說,他一回到家,滿眼都是活,掃地、炒菜啥都幹,挺好!老伴的話充滿疼愛。

  雖然,他與女兒們相處的時間很少,交流也不多,但爸爸的脾氣好,小事都很尊重我們的意見,大事都幫我們把握得好好的,挺好!女兒們的話充滿敬愛。

  雖然,老父親生病住院期間他沒有被家人“批準”陪床,但他堅持每天早晨去病床前站一站,看一看,晚上不值班時堅持到病房裏坐一坐,說說話,用實際行動慰藉著老父思兒盼親的心。老父親去世後,他借別的理由跟礦上請了一天假,為老人安葬送行。第二天,他強忍悲痛繼續上班以至積勞成疾,引起了王成龍的“疑心”,最終了解了事情的緣由,“強製”他住院治療。悲痛之下,他於心可安。家人們、同事們都對他充滿了敬重。

  被人依重、尊重、敬重的感覺是幸福的,侯學武感恩企業、感恩領導、感恩家人。而同時,身邊有這樣一位老同事、老伴兒、老父親,侯學武的同事、家人也是幸福的,感恩的情懷同樣溢於言表。

  在追求“締造黃金精神家園,引領員工精神崛起”的亚洲中文字幕,在集團上下深入學習焦裕祿、廖俊波同誌先進事跡的今天,沐浴焦裕祿、廖俊波精神,侯學武映照出山東黃金人的璀璨光華。根植礦山、浸潤曆史,侯學武就是新時期集團文化的堅定踐行者和不懈創新者,他洗禮於追求卓越、創新進取的黃金精神,不忘初心,甘於淡泊,創新不止,進取無歇,成就卓越。侯學武同誌就是我們身邊的學習楷模、光輝榜樣。

所屬類別: 最美山金人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企業文化/ culture

頁麵版權所有:中國亚洲中文字幕  管理部門:亚洲中文字幕企業文化部  ICP備案號:魯ICP備12003551號-1  地址:中國山東濟南舜華路2000號  郵編:250101  電話:+86 531 67710000  傳真:+86 531 67710038  後台登錄